1. 主页 > imtoken官网下载 >

■“三探电信网络诈骗”(二)“定制”“洗白

“量身定制”APP成“定制陷阱”

工信部网络安全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说,一些不法分子组织农民工、老年人、学生等在电信企业实名登记购买电话卡后,违规私下交易倒卖。由于缺乏法律依据,公安机关对涉诈用户无法实施失信惩戒,致使不法人员、顽固分子屡犯不改。

直到有一天,丘某发现自己用来炒币的银行账户陆续被司法冻结了,原来,高价收币的买家实为电信网络诈骗团伙,而用来收币的钱款则是他们刚刚骗得的赃款。

“一些技术人员或网络服务平台,明知他人可能利用APP实施信息网络犯罪,但为了获取不法利益,以技术中立为挡箭牌,大肆参与违法APP的制作、封装等活动。而一次违规封装,就可以让诈骗工具披上正版手机软件的外衣,令受骗家庭倾家荡产。”任巍巍说。

据记者了解,除了通过境内“水房”(洗钱团伙)实施转移以及“跑分平台”拆分交易进行转移之外,诈骗分子也通过购买虚拟货币向境外转移涉诈资金,这种方式查控难度更大。

大量实名开立的银行卡、电话卡被诈骗分子购买或租借后用以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等犯罪活动,买卖“两卡”即银行卡、电话卡的非法产业体系也成了为电信网络诈骗“输血送粮”的帮凶。

只需动动手指,就能轻松挣钱,丘某从此跟随“星星”做起了“炒币”的买卖。由于一天需交易多次,为保证现金及时交到“星星”手中,不受支取额度限制,丘某先后将本人名下多个银行账户绑定“某币”APP,并快速在本人数个账户之间拆分、流转、支取现金。

诈骗分子为逃避公安机关止付、冻结措施,往往快速转移涉案资金。犯罪分子不断寻找、试探“资金链”薄弱环节,创新赃款转移方式。

2021年,公安机关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44.1万余起,打掉涉“两卡”违法犯罪团伙4.2万个,涉案银行卡全部为实名开立后非法买卖。

某地公安机关打掉一个特大跨境“杀猪盘”犯罪团伙,其中负责APP技术开发和维护的兰某、詹某交代:“封装APP,对我来说很简单,只需要2分钟就能完成,每封装一个我就能挣10元至100元不等”,两人3个月时间已获利10万元。

“炒币”实为“洗钱”

21岁的钟某2021年打工时认识了一个名叫“阿风”的男子,对方介绍他到京注册公司、开办银行对公账户,表示这期间不但管吃管住,账户办好后即可卖给他人使用,收益十分可观。钟某对此动了心,于是便由“阿风”安排来京,后在一位绰号“鸟叔”的男子和一位绰号“大姐”的女子带领下注册公司并开办了对公账户,并将账户以1500元的价格卖给二人。此后钟某还在“阿风”的介绍下,被一名叫“老大”的男子发展成为安排开户人员食宿的带队人。

银行卡、电话卡买卖成帮凶

60%以上诈骗通过手机APP实施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多方调研了解到,电信网络诈骗组织化、公司化、产业化日趋明显,量身定制非法 APP、买卖银行卡和电话卡、洗钱等一系列非法交易滋生出黑金产业。

非法交易滋生黑金产业

中国信通院安全研究所防范治理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副主任、工信部反诈专班工作负责人常雯介绍,通过APP封装分发平台,开发者只需简单点击操作即可实现APP自动生成与快速分发。与正规应用商店相比,此类封装分发平台缺乏应用风险审核及开发者信息登记制度,成为诈骗分子制作、传播涉诈APP的重要渠道。

高价收币的买家实为电信网络诈骗团伙,循环往复虚拟币交易背后竟是为洗白赃款……

近期,公安部门陆续查处了数百个涉诈手机APP,内容涵盖社交、贷款、投资、博彩、购物、短视频、手机安全等多个领域。“以社交软件为例,不法分子按照电诈分子要求制作一款具有抓取客户通讯录功能的社交软件后,电诈分子利用该软件与被害人裸聊,抓取通讯录后,以向好友发送裸聊照片为威胁实施敲诈。”任巍巍说。

直到北京朝阳警方在梳理相关案件线索时发现钟某在某银行开办的两个对公账户涉嫌帮助电信网络诈骗分子流转犯罪所得资金,这一层次分明、分工严密的大型帮助信息网络犯罪团伙才最终浮出水面:“老大”是总负责人;“阿风”负责寻找开户人,并安排其来京;钟某负责安排开户人的食宿;“鸟叔”和“大姐”负责为开户人注册公司、办理营业执照并开通对公账户,最后由“大姐”将办好的执照、账户等交给“老大”,每个环节的费用均由“老大”支付。

吉林省公安厅刑侦局侦查二处处长杨亮向记者介绍,除了银行卡,手机卡也是诈骗分子接触被害人,进而实施诈骗行为的主要媒介,是社交平台、金融机构进行实名认证的重要载体,诈骗分子为了绕过实名制管理,对手机卡有着巨大需求。

赃款转移方式屡出花招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888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