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imtoken下载 >

「冷钱包下载」历史转折中的“杭派工程师”

  比如为了搞定取花名这件事,宋爽(刘永凯,阿里算法专家)专门写了个代码,他找了1000多本武侠小说,把里面的所有人名抠出来,看哪些没被用过,最终找到了《大唐双龙传》里的一个人物宋爽。

  十几年前的杭州,几乎没有什么大型互联网和科技企业,初代杭派工程师基本都是阿里人。直至马云将阿里巴巴送上神坛,人们回过头来看,依然会惊讶于这群人出发时竟如此草根。

  2018年5月中旬的一个周日,为了准备今年的蚂蚁金服“黑客马拉松”,这些已经做到CTO、阿里合伙人、P10、P11(P是阿里内部的技术职阶,最高级是P14的首席科学家)级别的高管变回了一线工程师,他们从上午10点忙到凌晨2点,做出了一个众筹APP,这个项目的名字叫“谁说夕阳红不值钱”。“不出意外的话,今年应该又是最后一名。”俊义笑了。红雪补充道:“我和俊义、鲁肃、阿玺都是‘高P低能’的集中体现。”

  90年代末,浙江发达的民营经济培育了阿里巴巴的电商生态,做电商要解决信任问题,就有了支付宝。电商和交易发展到一定阶段,向市场、运营要增长不那么管用了,中国互联网已走过了粗放型的高速增长阶段,必须开始向技术要增长。

  阿里云让阿里实现了某种意义上的进化:“技术驱动”的比重逐渐增加,一些技术本身发展成了业务。

  孤尽记得最夸张的一次是阿里另一个团队的leader专门挑周六的时间请孤尽喝茶,两人从早上8点理论到晚上8点,谁都没有说服谁。“特别较真,你这样做故障能减少吗?证据是什么?工程师之间流行一句话:No data,no bb。”孤尽说。

  其实正祥在加入阿里之前,已在数据库领域坐了十几年冷板凳——他一心想做分布式数据库,却没有遇到有足够耐心的公司,努力多年的项目也一度被停掉。

  杭派工程师只是中国崛起的工程师力量中的一个门派,作为一个整体,工程师在整个社会的辐射力正越来越强。

  2009年,第一届双十一的销售额是5000万元;第二年,则爆炸式地增长到9.36亿元,翻了近20倍;第三年又进一步飙涨到52亿元……与此同时,支付宝系统需要承载的TPS(每秒交易数)也一路达到前无古人的地步,2017年的最新数据是25.6万笔/秒——世界上任何别的公司都没有经历过如此高的TPS场景。

  千年前的南宋临安,王侯将相在宫阙庙堂里主政,文人骚客在酒肆茶舍里风流,这是天子的杭州,更是诗人的杭州;1972年,周恩来在“楼外楼”菜馆招待了美国总统尼克松,6年后中国改革开放,西湖畔渐渐游人如织,商铺林立,这是游客的杭州,终究是浙商的杭州。

  如果说之前“杭派工程师”的主体在阿里巴巴、在蚂蚁金服。近几年来,随着杭州技术创业生态的繁荣,杭派工程师的构成变得更加多元化。

  在前两代的工程师的积淀之后,此时此刻,杭派工程师的目标是“星辰大海”,他们正在走向世界更多角落,扩散自己的技术标准、技术价值观。

  2018年,杭州城的生活是这样的:萧山机场T3航站楼的安检员每扫描3000个瑞士双肩包,就有2200个装着写满代码的笔记本;阿里西溪园区的星巴克,销量号称亚洲Top3,一天至少卖出200杯焦糖玛奇朵;余杭区的出租车司机每天能拉到13个谈论App开发的乘客,收到的现金不会超过100块,还有老外举着美钞,求师傅给他的支付宝转点钱;西湖银泰的新白鹿,每卖出一盘开背虾,就有两瓶勇闯天涯被喝掉,而10桌客人有3桌会谈论物联网、大数据、AI、区块链……小到充电宝、漂流雨伞,大到无人超市、无人停车场,除了西湖轮渡只收现金,在杭州,几乎一切需求都可以扫码解决。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888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